顶点阁 > 都市亚博在线app > 天才纨绔 > 第2139章 神秘人
????玉玺约莫巴掌大小,神光萦绕,但让江枫惊讶的是,其上并未刻字,亦是没有任何的标识。

????“怎么回事?”江枫深感讶然。

????类似地球之上,传国玉玺之上,往往会铭刻“受命于天既寿永昌”这样八个字,但这一方玉玺之上,竟是没有任何的痕迹。

????“不对,恐怕不论是我,还是胖子,都极大的低估了这一方玉玺!”思索片刻,江枫凝声说道。

????假如玉玺之上,出现受命于天这样的四个字的话,江枫或许会认为恰如其分,但没有留字,反而是表示,这一方玉玺,有惊世来历。

????因为,这意味着,玉玺的前主人,无上尊贵,名号非受天所赐,而是要与天齐!

????“与天齐!”

????当这样的三个字,自脑海之中冒出,江枫心神剧震,怎会不知,此前关于这一方玉玺的来历,却是想错了。

????纵然号称仙尊,又岂敢以与天齐自封?

????那是凌驾于仙尊之上的存在,不可以道理衡量!

????“呼!”

????江枫缓缓吐出一口浊气,心境难以平静。隐约间,江枫仿佛看见了,一个大争之世!

????良久,江枫方才是得以静下心来,可见玉玺之上,有着斑驳裂痕,那些裂痕的存在,已然不可逆。

????玉玺的镇压之力,被极大的削弱了,这的确是镇压世界之物,若是全盛时期,天印不可能得手,将毫无悬念,被反向镇压。

????即便如此,也很惊人,不可一世!

????玉玺有着和其前主人一样的骄傲,纵然被江枫强逼认主,江枫也是无法被其认可,当然,江枫并不着急,时间他有的是!

????倒也是要看看,他江枫,到底有没有被玉玺认可的资格!

????玉玺骄傲,他江枫,何曾不是骄傲之极?

????若是连收服玉玺的信心都没有的话,他江枫也不屑将之据为己有!

????“刷!”

????转即,江枫掠身远遁而去。

????……

????玉玺诡异消失,了无痕迹,除了江枫之外,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

????伴随着玉玺横空出世,各方有着前所未有的紧张,做出各种各样的安排,但竟是以这样的方式落下帷幕,所有的人,都是意外的很。

????数十年前,那一场变局历历在目,无主之剑逞凶,杀戮无数。

????原本以为,数十年前的那一幕将再现,各自安排好退路,然而始料未及,葬仙地内,风平浪静,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。

????“不应该啊!”

????举目望天,胖子嘀嘀咕咕的说道。

????他认为事关重大,因此提前准备,甚至做好了撤离的打算,可也不想,重蹈覆辙,却是一切安排都变得多余,虽然这是好事,可不知为何,有着一种难以言喻的难受之感,如鲠在喉,不吐不快。

????有着和胖子一样感受的,是祖中河。

????祖中河被玉玺盯上,损失惨重,近乎陨落,因此额外关注玉玺的动静,玉玺突兀消失,原本祖中河应该极大松一口气才对,却是并没有,唯一有的就是憋闷!

????“有谁知道,发生了什么事?”穆平问道。

????闻声高凌峰和袁正道相视一眼,各自摇头,表示一无所知。

????“这不是什么好事。”穆平沉声说道。

????“你在怀疑什么?”高凌峰问道。

????“玉玺不可能无缘无故消失不见,只有两种可能性,第一种,是玉玺有着不为人所知的图谋,第二种,玉玺被人得手了。”穆平说道。

????“玉玺的手段,你我亲眼见证,挣脱束缚之后,纵横仙陨之地无敌,谁能得手?”高凌峰说道。

????“即便如此,也不是没有可能,这里有太多的变数和谜团。”叹息一声,穆平说道。

????三者也是紧盯着玉玺的一举一动,但凡形势不对,当即刻撤离,重返大千世界,为此患得患失,而今危机解除,总算得以松一口气,但各自的内心,并不平静。

????就像是一下子失去了对手一样,变得茫然失措!

????有着这样反应的修士,还有很多,当然,这一切,都统统与江枫无关就是了,江枫不可能考虑任何一人的感受。

????或许,虚明月是例外。

????但虚明月的心智何等之强大,岂会需要江枫去考虑其感受?自作多情的事情,江枫一向不会去做。

????“葬仙地,本就该如此!”江枫说道。

????在大千世界的诸多强者,降临葬仙地之前,固然四大古来有之家族的诸多天才活跃于此,但各方井水不犯河水,向来算得上平静。

????随着大千世界诸强者降临,平静方才是被打破,那实际上,也是意味着,诸强者的介入,打破了此地潜在的平衡。

????若是江枫得知诸人的想法的话,便是会知道,之所以他们会变得无所适从,那是因为,就算是强行介入葬仙地,往往,也是什么都改变不了。

????三天之后,江枫得到一个消息,有人受伤,近乎陨落。

????那是祖中河!

????祖中河遭遇了一场狙击,打到天花乱坠,最终,祖中河重伤遁逃。

????和祖中河一战的神秘人在这之前,籍籍无名,几乎无人见过,然而这是成名之战,一战过后,声名鹊起,人尽皆知!

????当得知这个消息之时,江枫深感讶然。

????算起来,这已经是祖中河第二次受伤,祖中河败于玉玺之手,尚且情有可原,却又是败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神秘人,多多少少,让江枫费解。

????而后,关于祖中河与那神秘人一战的细节,流传出来。

????“压制?”江枫低低说道。

????战斗从一开始,祖中河就是被全面压制,节节溃败,且那般战时长,区区数十息而已。

????这是更为惊人的情况,得知此事的诸多修士,都是震动了。

????祖中河的强大有目共睹,争夺玉玺出手的那一幕,很多修士看在眼里,为之动容失色,然而面对那神秘人,数十息就是大败,可想而知,神秘人的手段何等惊人。

????“祖中河受过伤,实力不复巅峰,但其身为站在巅峰之上的强者,纵然受伤,也不容小觑……那神秘人,到底什么来历?”江枫暗自想着。

????神秘人的来历无人知之,如非是突如其然对祖中河发难,或许,谁人也不会知道这般强者的存在。

????毋庸置疑,神秘人长时间活动于葬仙地内,但他太神秘了,从未露出行迹,因此故,神秘人朝祖中河发难的行为,无疑很是耐人寻味。

????“目的是什么?”江枫沉吟道。

????江枫自是不会认为,神秘人的发难是一时心血来潮,必然是有所目的,而祖中河,也并非是随机选择的目标,显而易见,神秘人早就盯上了祖中河,有的放矢。

????江枫想着神秘人出手的目的,然而线索太少,并无头绪。

????只是有一点,江枫有着强烈的预感,这一战,或许,只是开端,接下来,神秘人必然会有更进一步的行动。

????随着消息的传开,一时间,诸人的注意力,都是自玉玺转移,盯着神秘人的一举一动,但一战过后,神秘人就是消失了,再无动静。

????直到两天之后,又是有消息传出。

????“伏衡!”江枫沉声说道。

????神秘人第二次出手了,他所选择的对象,是伏衡,无有意外,伏衡大败。

????这一战,被不少修士目睹,然而更是震怖于神秘人的强大。

????“无敌!”

????事后,有修士这样形容道。

????神秘人有无敌风采,强大如伏衡,都是被直接横推过去,同样在数十息之内,结束战斗。

????有关神秘人的神秘面纱,终究是揭开冰山一角,可是更为令人为之震怖,那是近乎不可战胜的存在,谁能拦住其横推的脚步?

????神秘人前后两次出手,使得不少强者,有如惊弓之鸟,唯恐被针对,一时间却是导致,葬仙地多了几分死寂的意味。

????“那家伙太嚣张了,摆明针对我四大古来有之家族,江枫,你我联手,送他去死!”胖子找到了江枫,义愤填膺的说道,大喊大叫个不停,显而易见,多么的愤怒。

????“前辈,我怎么觉得,你这是心虚了呢?”江枫问道。

????“心虚?不存在的!”

????挥动着两条粗壮的手臂,胖子断然否认,眼中神光闪烁不定,一脸正气的说道,“你以为我来找你,是因为我怕了那个家伙吗?大错特错,我是担心你的生命安全,万一你被盯上的话,九死一生。”

????“如此,多谢前辈盛情!”江枫抱拳说道,也不去揭穿胖子。

????先是祖中河,再是伏衡,很难不让人怀疑,神秘人是在针对四大古来有之家族,虚明月行踪不定,谁也不知在哪里,如此一来,胖子成了最为显目的目标,极有可能,会是神秘人第三个出手的对象。

????不只是胖子是这样想的,江枫也是有着这方面的怀疑。

????在这种情况下,胖子自然是坐不住了。

????看着胖子色厉内荏的表现,江枫岂会不知,对方表面镇定,内心则是慌的要命,只是在逞强罢了,没有揭穿的必要。

????“知道我是一片好心就好。”拍了拍江枫的肩膀,胖子语重心长的说道,“你能成长到这一步不容易,万一出现意外的话,该如何是好?这世上天才千千万,但真正意义上成长起来你的,又有几人?你太难了,我岂能坐视不理?必当一手送你送青云,踏碎那凌霄!”

????江枫肃然起敬,说道:“前辈的恩情,江某没齿难忘。”

????“哈哈,没那么夸张,随便说说而已,你怎么就当真了呢。”胖子嬉皮笑脸的说道,缓解尴尬的气氛。

????他习惯性的口无遮拦,万一江枫当真的话,该如何是好?毕竟,送江枫上青云的难度太大,他自身都没有走到那一步啊!

????江枫莞尔轻笑,说道:“总而言之,江某可不是那等忘恩负义之人。”

????“没有人比我更懂你,你若是是那忘恩负义的小人,我也就不会来了。”胖子一脸夸张的说道,于是,江枫脸上的笑意,也是更为浓郁了几分。

????这是礼节性的互相吹捧,江枫虽然不擅长,但勉为其难,也不至于让胖子失望就是了。

????“关于那神秘人的身份,前辈可有怀疑?”想了想,江枫问道。

????谈及正事,胖子总算是正经不少,思索片刻,方才是沉声说道:“关于那些古而有之的道统,你了解多少?”